华东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华东师范大学 - 第1642期(2017年12月19日) - 第04版:专版
     语音播报
 

悼念陈吉余先生



  2007 年,陈吉余(右)与荷兰专家艾诗玛在南汇考察


  1990 年,陈吉余(左一)与严恺、石衡一起前往 连云港西大堤考察


  1946 年,陈吉余(左)与盛莘夫在浙江开展钱 塘江地质调查



  2017 年初的时候,陈先生的身体开始欠佳,此 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是在医院的病房中度过的。不 过,老人家的头脑一如往常清晰,去医院看望他时, 先生常常同我谈起对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关心,以及 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格局下勾画河口海岸科学 研究的宏伟蓝图。在华山医院20 楼的病房里,午后 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播撒进洁白的病房之中, 陈先生就坐或躺在病榻上将他那如泉涌般的思绪 和经验传授与我;有时他的秘书也会将我们俩的谈 话录音下来。
  今年的国庆节假期之后,我就随科考船赴热 带西太平洋出海做观测去了。回来时,已经是11 月的下旬。本打算到医院去看看陈先生,但事情的 头绪一多,便想往后推一推。11 月28 日的早上,天 气是灰暗和阴冷的。我尚在家时,收到陈先生秘书 的一则短信,曰“陈先生的情况不好了,我们赶去 医院了”。于是我推掉其它的事情,搭乘学校的班 车从闵行前往中山北路校区,然后与同事一道驱 车赶往华山医院。我们见到陈先生时,他已经处于 昏迷状态。看着陈先生那痛苦的表情,令人心中一 阵凄楚。想着先生这一生中所经历的沧桑,生命的 岁月就如同油灯一般,一点点地被耗尽了。尽管医 生尽了最大的努力,还是回天乏力;上午11 点15 分,先生离开我们驾鹤西去了。亲属和友人悲痛欲 绝的抽泣声,伴随着万般的无奈。我们曾感叹自然 界中生命之顽强,而到先生这里人生又是那样的 脆弱!
  那天的傍晚,天上又沥沥地下起了雨,如同上 苍在哭泣,惜别一代宗师。接下来的数日中,白天一 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会想起与陈先生相处的时光,夜 里也会梦见先生的身影,仿佛与我对话一般。
  我猜想,在中国的河口海岸科学领域,陈吉余 这个名字大概无人不知晓。我自己也是在读书期间 就知道一些陈先生关于河口海岸的研究工作。在我 出生的那一年,陈先生等在华东师范大学成立了我 国第一个河口海岸的专门学术研究机构,如今已过 了一个甲子。而我认识陈先生本人则是在1988 年 的秋季,那时我随在法国巴黎高师的导师和实验室 同事参加由陈先生主持的长江口多学科交叉的国 际合作项目。我回国任教后,在一些学术活动场合 听陈先生作报告,中间也就一些学术问题向先生请 教。再后来,于上个世纪的最后一年,我转到华东师 范大学工作,就在陈先生的身边,接触就更多了。先 生的办公室在二楼,路过的时候只要看见门开着, 就愿意进去打个招呼、聊上几句。在我个人看来,陈 吉余先生大约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就积极地倡导和 实施国际合作,并对河口海岸领域 的多学科交叉具有深刻洞察力的前 辈之一。我在做博士后研究 (1988-1990)期间,在荷兰的海洋研 究所碰到从华东师范大学来的同 事,在那里做化学、生物学、沉积动 力学等方面的合作研究,皆由先生 所派遣。我同其中的几个老师在那 里结下的友谊一直延续至今。管中 窥豹,陈先生对华东师范大学河口 海岸学科的发展,系早有布局。事实 上,我所工作的河口海岸学国家重 点实验室中的许多同事在他们年轻 的时候都曾经受陈先生等前辈的举 荐和帮助到国外的大学和研究机构 做学术访问、合作研究与进修,以及 攻读学位等。
  陈吉余先生满腹宏韬伟略,心 中挂牵的是河口海岸科学发展的未来。陈先生病重 期间,我到华山医院探望,他同我谈得最多的恐怕 是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之下河口海岸科学 的发展机遇。有时,我不在场,先生还请人将谈话的 内容记录下来,转交予我。陈先生讲到,在“一带一 路”的范围,分布着世界上9 个重要的河口三角洲。 除了我们国家的3 个,将另外6 个三角洲一同进行 研究,串起来就像一条珍珠项链上的9 颗闪闪发光 的宝石,汇集起来就是海上的丝绸之路!我们做事 情,要以河口海岸这个学科的角度作为切入点,同 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挂起钩来,这样结合起来产出的 成果才是国家最需要的。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有 很多啊,不是没有事情做。
  陈吉余先生忧国忧民,一生都在为河口海岸学 操心和奔波。有一次我到陈先生的办公室去,碰巧 他正对着地图出神。见了我说道,长江口的土地资 源这样的稀缺,而现有的洋山港和上海港等在今后 很快就满足不了经济发展的需求了。他老人家在 想,可否从崇明或某处修桥或堤出去并同外边的岛 / 礁结合起来,如此可构筑新的港口和码头,以应对 今后长江流域的经济发展之需,也就是构建“长江 口亚三角洲”的设想。先生以90 岁高龄,在住院之 前依旧往返于苏北、海南等地,为国家的河口治理、 港口与航道的建设呕心沥血、四处奔波。
  陈吉余先生心系故土,关心和支持家乡的发 展。也是在医院,先生曾对我讲起当身体恢复一些 之后,要去连云港看看并做一些调查。譬如,弄清楚 为什么守着过去的陇海铁路、今天号称“欧亚大陆 桥”的铁路大动脉,当地的港口和相关的经济发展 却相对比较缓慢?那日,我也曾答应先生等他出院 后同老人家一道去做一些相关的调查工作。
  陈吉余先生注重提携晚辈,视河口海岸学国家 重点实验室为己出。我们谈得比较多的另外一个话 题是关于河口海岸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发展。以我 个人的拙见,陈先生对重点实验室的关心和爱护之 情以及注入的心血无人能出其右。虽然身在病榻, 陈先生依旧为实验室的年轻教师申请课题出谋划 策、修改论文。回想起来,我本人亦感激陈先生的长 期栽培。譬如陈先生举荐我在上海海洋与湖沼学会 任职、带领我们推动东海的“碧海行动计划”立项和 实施、组织召开题为“长江口及邻近海域生态环境 的演变和生态修复工程”的第24 期东方科技论坛,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12 月2 日在上海送别陈吉余先生那天,社会各 界的500 多人聚集在龙华殡仪馆。他们中间有些来 自西北的大漠、有些来自岭南的翠岭,自发地同我 们一道送先生最后一程。我在国外读书时的导师和 前辈也通过邮件缅怀对陈先生逝世的不尽哀悼之 情,并深情地回忆起在过去的40 年中他们同先生 之间建立的深厚友谊。那天,学生们成排肃立在吊 唁大厅的门口并打出送别先生的横幅,来自全国各 地和各界的挽联、花篮一直排放到大厅外侧很远的 地方。厅内,投影仪中播放着先生在不同时期的工 作场景。我特别喜欢其中摄于70 年前的一张黑白 照片,上面的先生身着长袍、高高的个头略显清瘦; 当年的青年才俊意气风发、就站在钱塘江口的潮滩 上……上海的天气又阴晦了、刮着北风,校园中潮湿 的路面铺上了一层金黄色的梧桐落叶。那场面我想 先生在世时,年年都会遇到的。在朦胧中,好像看到 先生拄着那支弯柄的竹子拐杖就踏着这路面上的 树叶来上班;清醒过来时,先生的踪迹却又不见了。 真可谓:朔风起兮尘霾扬,英雄去兮江河殇。
  我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同陈吉余先生一道去 做河口与海岸的观测和考察,当面聆听先生的教 诲,而先生也的确允诺带我前往。记得有一次,一位 曾经是陈先生的学生、如今也已是德高望重的学术 前辈对我讲,“陈先生脑袋里面的东西是学不会 的”。我想,唯有亲身体验同先生在一道工作的辛苦 与快乐,才能够获取真传。而这一切都随着先生的 不幸仙逝,变成我内心中永远的痛。
  (作者系河口海岸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教师□张经)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编者按:
· 传承精神砥砺前行——————悼念敬爱的导师陈吉余先...
· 悼念陈吉余先生 本文包含图片
· 永远地怀念———悼念我国河口海岸学科奠基人陈吉余院...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