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华东师范大学 - 第1635期(2017年6月27日) - 第04版:夏雨岛
     语音播报
 

文本、声音与新综艺的发力


  《朗读者》是中央电视台在2017 年开年推出的一档大型文 化情感类节目,节目用“访谈+ 朗读”的形式,重点是从原先老 套强调的嘉宾生命故事,转移到了文学作品的文本,通过嘉宾 朗读,每期聚集传达一种共同的情感内容。节目播出后迅速引 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商业视频网站视频播放总量超5.5 亿 次,微博、微信刷屏,8 次登上疯狂综艺季第一,5 次双端登上 话题榜单第一,各方好评不断,豆瓣评分最高达9.5,节目音频 位列喜马拉雅 FM 经典必听总榜第一,最多订阅经典榜第一, 节目音频收听量破两亿。不但成为新媒体传播的现象级节目, 而且全国巡行的朗读亭大排长龙,持续引发全民朗读热。评论 界认为是八十年代读书热之后久未出现的文学阅读热潮。对 这一现象的解读,评论界仍在继续。我这里从中国文学思想传 统,以及如何理解与回应当代社会生活的角度,再申论如下。 文字之魅:
  温故知新、化俗为雅、变“好之知之”而为“乐之”
  首先必须肯定的是,《朗读者》的造型,是一种新型的电视 文学的造型。
  电视本是文学之劫难。有电视机的时代,一灯荧然,夜晚 静读的文学生活已荡然无存。然而《朗读者》最让人欣幸的是, 主持人率众人捧书而读;星光灿烂的背景,是心灵摇漾的书 香;央视的舞台从一个喜乐的秀场,变为一个阅读的书房;董 卿的笑容,从一个综艺品牌,变而为书卷气的新标志。《朗读 者》的成功,首先要归功于文学阅读的真正回归。
  在此之前,无论是《百家讲坛》,还是《开卷八分钟》,总感 觉只是个人的口才表演,文本、文字、文章、文学本身,并没有 得到真正的尊重。与以往所有阅读的节目不同,《朗读者》不是 一个人全知全能地讲一本或几本书,而是真正的主人———有 名有姓的文学作品,大大方方出场,自有身份,文采斐然,文字 高贵、温暖而真切,我们终于在屏幕上见到过去一直躲在背后 的文学。
  我们遇见熟悉的文字,从《红楼梦》到《答案在风中飘》,从 老舍到普希金,我们既有如见故人的亲切感,也有当熟悉的文 字与新鲜的故事,巧妙配合在一起而产生的新启示、新震撼; 我们优游涵咏于书籍的同时,新知忽涌,古今连通,中外融会, 经典文学遂成为一种活泼泼的生命表现。
  我们讲了多少年的“文化”、“文明”,然而却忽略了“文 章”。华夏文明本来就是“文章”的传承,深远如哲学之天地,高 华如艺术之境界:“游文章之林府”(《文赋》),这是说读书人的 享受;“夫子文章,可得而闻”(《文心雕龙》)、“洞性灵之奥区, 极文章之骨髓”(《文心雕龙》),这是说经典即妙文;“陈思之有 文章,譬人伦之有周孔”(《诗品》),这是说文采……五四以还, 我们百年来讲“文学”,讲想象、幻觉、灵感、浪漫、美感、甚至魔 幻等,其实“文章”这个概念比“文学”这个概念更文学、更美好, 更能够让我们有一份当下的直观感受。钱谷融先生是著名的文 学理论家,他当年一篇《论文学是人学》的论文,充分论证了文 学关注人的情感、人的命运,对于人生的的重大意义。但之所 以如此,乃是因为钱谷融先生几十年如一日,保持了一样高贵 的品质,即是他的文字。那样的用心不苟、那样的细润、自然而 精致,那样天真的童心,那样的总有一幅温暖的情意、那样的 沁人心田的力量……真正体现了中文文章的高贵与美丽。
  今天,《朗读者》终于也懂得了中文文章的高贵与美丽,他 们选的文章大都具有文字的品质,更充分发挥电视综合艺术 的优势,人物、传奇、音乐、美术,冶于一炉,化俗为雅,寓情于 境,将书本上的“知”,游戏中的“好”,化而为生命中的“乐”,化而 为美的享受,言辞找到言辞,情感找到画面,声音找到思想,因文 字的穿引,心灵于其中,相遇而相遇,始于感动,终于欣悦。
  此前我们于电视只是求轻松、求享乐、求刺激,忘记了电 视里的人文精神,是原本可以在轻松享乐之外,予人以“情 怀”。一个国家的主流媒体,应该有担当与责任,形塑现代国民 的精神体质,应当告诉人们,什么是这个时代政治与道德的共 同基础,什么是文明与文化的主流价值。 声音之魅:
  “诵之”、“弦之”与“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辞”
  《朗读者》十字打开,掘井及泉,直抵社会人心深处的文学 集体无意识。我们看朗诵者的“诵”,既是一个现代文艺的传播 方式,又是一个悠久古老的文学概念。“古者教以诗、乐,诵之、 弦之……”(《诗·郑风·子衿·毛传》),表明“诵”是早期文学的 音乐性。即大声地、美声地、有韵律节奏地将文字与言说读出 来。不仅是诗,青铜器上的铭文,已经有了双声、叠韵的连绵词 或象声词,表明也是可以“诵之”,因而早期的“诵”,是巫师们 沟通天神的声音,具有神圣性,是面向神灵、也面向政治精英 的权力语言机制。后来,从沟通人神,到沟通人心、沟通上下、 沟通物我,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辞,声 音之魅仍然是中国大文学观的重要传统。孟子所谓“仁言不如 仁声之感人深也”。我们之前忘记了“诵”,原来是可以接通文 化核心价值源泉,因而只是把它当作一种学习方式,或表演方 式,殊不知这里原来源源混混,是人心的活水。《朗读者》发掘 了这口活水。这里有两项要义:首先,声音的诗学承载着权威, 积淀着神性,如果是由一些特别的发声者读出,具有直抵人心 的力量,这个特别的发声者,古代是巫,是士志于道的诗人,现 代是知识精英,道德精英与文化英雄。我们从这个角度看“朗 读者”,其实仍然是古典中国文化传统的现代表现。其次,声音 的诗学一定是“仁声”,即沟通人心、承载着丰富的人情人伦人 性意味的声音,不是自我满足的私人言说,不是巧言令色的游 戏文学,不是一味新变的形式艺术,而是触及天下人心之所 同、人情之所系、人性之所在的丰富而敏感的存在意涵,因而 具有“鼓天下之动”的力量。当然,不仅是中国古老的文学传 统,西方文学也十分注重诵读。记得我曾看过一个美国电影叫 《光荣》,写南北战争的,其中有一个场面感人至深:某一个新 战士准备上战场的前夜,大家为他读一首诗,在篝火旁,在星 空下,黑人战士打着节拍,声调是那样的平和,情感是那样的 真挚,意味是那样的隽永。听原版,可以不一定都懂,但是我从 来没有机会听到过西方诗歌的原声诵读,那次让我有了一种 永远难以忘怀的体验。
  电视文学如何立于信息洪流与后真相时代?
  电视文学本质上仍是一种大众传播。大众文化传播中, “后真相时代”的到来是一个挑战,它指的是这样一种情况: “诉诸情感及个人信念,较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舆论的情 况”(ci rcumstances i n whi ch objecti ve facts are l ess i nfl uenti al i n shapi ng publ i c opi ni on than appeal s to emoti on and personal be- l i ef)。(《牛津英语词典》选中的2016 年度词汇为post- truth)在 信息传播过程中,真相有时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情感和观 点。泛滥的煽情与偏见的观点往往成为信息洪流中的胜出者。
  因而,以《朗读者》为代表的电视文学,除了抒情、传奇故 事、励志人生之外,我以为仍然担负着一种理性言说的责任。 中国自古以来的好文章,不乏说理莹彻,而又感动人心的例 子;现代与西方文学宝库里,也不乏如此的佳作。在电视里,可 能说理的文章,难以配合简单的人生故事,然而,可否就文章 而文章,请来几位智慧的哲人,展开思想的曲径通幽与哲学的 高华境界?如何将抒情与励志,更向上一层,回应后真相时代 的阅读感受与信息需求?这是一个挑战。
  我曾经在法国巴黎看电视,他们有专门的频道,常年读诗, 长期导读文学,一篇在屏,如一卷在手,语气从容而淡定。而《朗 读者》有些过于刻意,过于包装,过于追求传奇人生、震撼体验与 催泪效果。然而正如老子所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来势 过猛,用力过大,花样过多,终不能持久。我的老师王元化先生也 常说,好的艺术,要懂得克制,懂得去甚去泰。能否在此之外,保 持一种静水深流的日常诗意,娓娓道来的叙述节奏,展开一种不 求速成,而深远通透的文化智慧?这又是一个挑战。
  中国这么大,文字这么美,不愁没有好的作品。我们等着 《朗读者》的归来。 (作者系图书馆馆长、中文系教授□胡晓明)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文本、声音与新综艺的发力
· 天才与勤奋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