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华东师范大学 - 第1644期(2018年1月16日) - 第04版:专版
     语音播报
 

创新是学术的灵魂

□李伯重



  一、创新是学术的灵魂 思勉原创奖,重在原创。原创就是创新。创新是我们 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2013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费尔普斯( Edmund Phelps)在其《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 ( Mass Fl ouri shi ng: How Grassroots Innovati on Created Jobs, Chal l enge, and Change)一书中说:“一个民族的繁 荣取决于创新活动的深度和广度”。该书第一章《现代 经济体的活力之源》第一节即以《创新、活力与增长》为 标题。
  我从事史学研究。史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学科,特 别是我们中国,从先秦到今天,史学一直连绵不断。为什 么这个学科能够存在几千年,就在于它在不断创新。著 名历史学家、“年鉴学派”第三代领袖勒高夫( Jacques Le Goff)在谈到史学危机的问题时说:“我们希望继续存在 的发展,静止等于死亡”。这句话深刻地体现了史学的生 命力在于创新。斯塔夫里阿诺斯( Leften Stavros Stavri - anos)说:“我们每一代人都需要重写历史,因为每个时 代都会产生新问题,探求新答案”。希尔( Chri stopher Hi l l)说:“每一代人都要重写历史,因为过去发生的事件 本身没有改变,但是现在改变了,每一代人都会提出关 于过去新的问题,发现对过去都有一种新的同情,这是 和他们的先辈所不同的”。由于史学需要不断重写,所 以也需要不断创新。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可以看到:至少是近一个 半世纪以来,国际史坛上“新史学”运动连绵不断。从19 世纪中后期兰克( Leopol d von Ranke)提出的“科学化历 史”( Sci enti fi c Hi story),到20 世纪初期罗宾逊( James Harvey Robi nson)提出的“新史学”( New hi story),再到 20 世纪70 年代勒高夫提出的“新史学”( Nouvel l e hi s- toi re),运动一波接一波地出现。每一波“新史学”,都认 为现有史学有重大缺陷,必须改进,必须进行“史学革 命”。在中国近代,自二十世纪伊始以来,“新史学”运动 也连续不断,这个口号的是梁启超在1903 年第一次提 出的。接下去有马克思主义的“新史学”的兴起(见德里 克的《革命与历史:中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的起源, 1919- 1937》。 Ari f Di rl i k: Revol uti on and Hi story: Ori gi ns of Marxi st Hi stori ography i n Chi na,1919-1937),以后又 是新中国的“革命史学”(但是到了1958 年的“史学革 命”后走偏了,成为阶级斗争史学,“文革”中更发展为影 射史学)。到了20 世纪和21 世纪之交,海峡两岸都出现 了新一波的“新史学”。台湾《新史学》杂志于1990 年问 世,而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办的《新史学》集刊也于 2007 年创刊。到了本世纪,更新的“新史学”仍然不断出 现,比如全球史、加州学派、华南学派、新清史等,表现了 在不同领域中的历史学家希望创新的意念和努力。“新 史学”之所以不断出现,是因为大家深有同感:现在的史 学不能为我们提供对过去的最好解释,所以必须改进。
  二、什么是创新?如何创新?
  什么叫创新?凯恩斯有一句名言:“主宰这个世界的 是思想而非其他”。创新首先就是思想的创新,所以费尔 普斯说:“任何创新都既涉及新事物的原创(概念构思和 开发),又涉及其试点应用”。
  在西方,熊彼特( Joseph Al oi s Schumpeter)被称为 “创新之父”。他和凯恩斯被认为二十世纪世界上两位最 伟大的经济学家。根据熊彼特的说法,创新包括产品创 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资源配置创新、组织创新。通过 这些创新,为社会提供新的产品满足社会新的需求。熊 彼特的这个理念,也适用于史学的创新。史学中的创新, 包括史料、方法和理论的创新。史学和文学、哲学不同, 史学研究必须以充分、翔实的史料为依据。在史料方面, 今天发生了巨大变化,勒高夫说:历史学今天正经历着 一场“资料革命”,这一革命与新史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 系”。这个史料革命包括“文献资料爆炸”和多元史料体 系,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的史料,在数量上是以往学者能 够看到的史料的 N 倍。这些前人所不知的史料也可 以称为“新史料”。这些新史料的大量出现和继续大 量出现,使得我们能够看到诸多前人不可能看到的历 史面相。
  除了新史料,还有新方法和新理论。梁启超在《新史 学》一文里倡导史学革命,原因之一是中国传统史学 “徒知有史学,而不知史学与其他学之关系。因此“新史 学”研究应当“取诸学之公理公例而参伍钩距之,虽未尽 适用,而所得又必多矣”。年鉴学派大师布罗代尔( Fer- nand Braudel)说:“没有理论就没有历史”。何兹全先生 也强调:“史学理论在历史学科领域里应该起领先地位 的作用”。然而,正如吴承明先生所言:在历史研究中,一 切理论,都应视为方法。既然没有亘古不变的方法,当然 也就不会有亘古不变的理论。
  要创新,就要使用新方法、新理论。这些新方法和新 理论从哪里来呢?一个人不可能关在房间里自己拍拍脑 袋就想出来。费尔普斯说:“一个人如果经常去了解他所 在的社会或今天的全球经济中产生的新思想,他产生新 创意的能力也会大幅提高。反之,被隔绝起来的个人或 许能在某些时点上突然产生一些创意,但此后就少有 了。经济学家兼小说家丹尼尔·笛福( Dani el Defoe)用鲁 滨孙的例子告诉我们,如果不能从社会中获取灵感,一 个人能产生的思想少得可怜”。列宁说过:“只有用人类 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 主义者”。真正的创新,必须以人类创造出来的全部知识 财富为基础。
  学术没有国界,不管是谁创造出来的,都是人类共 同的精神财富。所以我们看到国际主流学术存在的一些 问题时,也要预防另外一个趋向,即所谓的“义和团心 态”。只有充分利用全人类几千年创造的全部知识,才能 够创新。 (本文系摘录,标题为编者所拟)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编者按
· 创新是学术的灵魂□李伯重
· 在范式转移与常规建设之间□陈平原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原创与积累再议□倪梁康
· 力度·厚度·深度:略谈学术研究的原创性与时代性□邓小南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