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华东师范大学 - 第1644期(2018年1月16日) - 第04版:专版
     语音播报
 

原创与积累再议

□倪梁康



  首先,在刚才获奖感言所说的“大词”意义上的“原 创”,是十分难得罕见的现象,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云端。 在人文学领域,“原创”相当于古人所说的“立德、立功、 立言”之三不朽中的最后一项。从中国思想史上看,以 为自己端出的是原创思想的人在近代以前是绝无仅有 的。晚明的钱德洪,纵使在评论自己的老师王守仁时也 不敢贸然用此“原创”的大尺度,而只是说:“吾师阳明 先生,平时论学,未尝立一言,惟揭《大学》宗旨,以指示 人心。”这与阳明自己的说法也是完全一致的:“上智绝 少,学者无超入圣人之理。一起一伏,一进一退,自是功 夫节次。”
  这里所说的“功夫”,与学问与修行或理论与实践 两个方面的积累有关,亦即朱熹所说的“只有两件事: 领会、践行”。它们看起来都无关原创的意向。
  就中国思想史的发展来看,无论程、朱、陆、王等儒 家圣人贤者,还是吉藏、玄奘、智顗、法藏等佛教高僧大 德,都不会刻意地抱着原创的意向去造说立言,哪怕他 们仍然会被后人视作思想的原创者。他们各自眼中的 使命,大都是“为往圣继绝学”;他们各自认定的理所当 然的工作,大都是对经典文献以及其中思想的注疏、汇 点、翻译、考订、诠释和阐发;他们孜孜以求的实际上是 理解而非创新。在许多大思想家那里,“原创”甚至更多 是一个贬义词而非褒义词,是需要避免的东西,而不是 应当追求的东西。在他们那里,问题并不在于新不新, 而是在于真不真。因此,例如宋明理学的“新儒家”帽 子,乃是今人所扣,而非古人自戴。再如,即使晚明唯识 运动的发起者们和参与者们所做的事实上是对唯识思 想的创新宣说,但他们原初所持守的也仍然只是“复兴 唯识学”的基本宗旨。倒是如今的“新儒家”或“新唯识 论”等等的说法,更多是出自现代的相关原创思想倡导 者们的自我命名和自我定位。
  几十年前,爱德华·孔泽在其著名的《印度佛教思 想》一书的开篇便做了这样的声明:“这里忽略大乘思想 在中国和日本的进一步发展,原因很简单,我对这些语 言不熟悉”。但他接着说,“这个局限性实际上并不像它 看起来那样严重,因为大多数创造性的工作已经在印度 完成了,而且即便是‘禅宗’所具有的原创性也还不足通 常所认为的一半。”(cf. Edward Conze: Buddhi st Thought i n Indi a, The Uni versi ty of Mi chi gan Press 1973, p. 7-9)在这段话中所表明的可以说是世人对“原创性”这 个大词的最极端理解了。这个意义上的“原创”,恐怕只 有“轴心时代”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孔、 孟、老、庄、佛陀、耶稣和查拉图斯特拉等贤哲圣明的作 品才能担当。他们以原创的方式从根本上规定了人类 的精神生活脉络。而此后至今的人类思想史的发展,按 此理都配不上“原创”的称号,至多只能是对原创的经 典思想的解释和阐发而已。因此才有人会问,中国有佛 教吗?还是只有对佛教的诠释?
  不过按此“原创”标准来衡量,不仅佛教印度之外 无原创,而且在印度本身自原始佛教以降也无原创,不 论小乘大乘,不论显宗密宗;而且,西方哲学在古代希腊 之后,甚至在希腊化时期也可以说已经没有多少原创性 的东西了,于此亦可理解怀特海的夸张说法:整个西方 哲学都是柏拉图的脚注而已;与此同理,儒家的后期发 展也可以说是毫无原创可言,不论程朱,不论陆王,遑论 熊十力、牟宗三、唐君毅、徐复观以及如此等等。——— 这的确是“原创”一词的最高和最大的含义了。
  但如前所述,“原创”既可以是个“大词”,也可以是 个“小词”。一句话,一段文字,只要不是完全的抄袭或 全盘的引用,都可以说是“原创的”。即使是用另一种文 字对它做逐字逐句的翻译,这个翻译也应当说是一种 “原创”。因而思想史留下的汗牛充栋的经典文献,图书 馆里不计其数的书籍资料,以及期刊库中连篇累牍的 论文评论,只要无涉抄袭和剽窃,都有权可以自称为和 被称为“原创的”。
  这里的“原创的”,基本上等同于“原本的”,它无非 是指,原初是自己创作的。这个意义上的“原创的”,当 然不是一个“大词”,并不等于“伟大的”;而前一个意义 上的“原创的”,则基本上可以与“伟大的”同义。
  之所以会出现以上两种截然不同意义上的“原创” 概念,很可能是因为,它自近现代以来才逐步成为一个 关键词。按照《哲学概念历史辞典》( HWPh, Bd. 6, S. 1373, Bd. 7, S. 1418)的说法,无论是“创造性”还是“原 本性”,都是自十四世纪以来出现并逐渐成为常用的和 核心的概念。甚至可以说,“原创”或“创新”应当是在人 类进入资本主义时代后才出现的关键词,至少它与自 然科学与技术的发展有关。它是创造发明的范畴在人 文学领域中的移植。我们应当看到它后面隐含的经济 学诉求。“原创”的主张与“版权”和“专利”的形成差不 多是同步的。而在中国思想史上,“原创”的概念实际上 也是随西学东渐才开始进入思想界,并逐步成为现代 思想家的自觉要求。
  我在这里对“原创”一词的解构,并不为了拆毁它, 而更多是还原它,并且是通过还原来给自己作品的“原 创性”正名:我不仅相信,而且也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原 创的,因为里面的每句话,只要不是引用的,都是我自 己对汉语言文字的独特排列组合,以及我本人在其中 对他人思想的特有理解记录。由于原本的理解在我看 来就是一种原创,因此可以说,我所从事和诉求的是一 种原创性的工作,是我可以在下面毫不犹豫签下自己 名字的语言思想作品。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编者按
· 创新是学术的灵魂□李伯重
· 在范式转移与常规建设之间□陈平原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原创与积累再议□倪梁康
· 力度·厚度·深度:略谈学术研究的原创性与时代性□邓小南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